您的位置:三人斗地主 >市场 >

开药集团部分停产停工,资金困局正在显露

2019-07-24 09:54:44    来源:证券时报

上市20年未进行分红的“铁公鸡”,刚刚二度实施权益分派,即出现没钱分红的情况。7月20日公告“爽约”分红后,辅仁药业的股东无疑很心塞。

证券时报·e三人斗地主记者近日多方采访了解到,目前包括辅仁药业及其母三人斗地主辅仁药业集团有限三人斗地主(下称“辅仁集团”)旗下众多企业,大多陷入停工、欠薪困局。这无疑会让股东更心塞。

如今,辅仁药业“黑天鹅”现状与三人斗地主“白马”财报已形成强烈反差。多位行业内部人士与投资分析师向记者表示,该三人斗地主近年来多项财报数据违反常识,存在严重造假嫌疑。

开药集团部分停产停工

炎夏正午,开封地区气温达到38摄氏度。位于老城区的开封制药(集团)有限三人斗地主(下称“开药集团”)厂外家属楼旁,工人们也迎来了午间休憩时光。

三人斗地主从进入开药集团前身河南省开封制药厂起,这样的三人斗地主,王明(化名)已过了几十年。在他看来,“这些年厂里的效益一直都不太好”。

三人斗地主“员工的社保已经拖欠很久了,只有到退休,才会给一次性补齐,退一个补一个。”王明说,虽然自己是普通工人,但干到快退休,每个月也只有不到2000元工资。“年轻人干技术岗的,可能会高点儿。”

三人斗地主这个“效益不太好”的企业,让辅仁药业完成了当时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医疗并购案。

三人斗地主2017年,辅仁药业作价78.09亿元,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从辅仁集团等14个交易对方手中,买走了开药集团100%股权,其中辅仁集团持股达48.26%。根据并购前的财务报表,2016年开药集团净利润达6.53亿元,远超三人斗地主当年1765.67万元的净利润,是典型的蛇吞象案例。

三人斗地主并入开药集团,让辅仁药业近年业绩突增,但目前开药集团自身已经步入经营的危局。

“从下个月起,厂里会开始实行轮休,一个月上20天班,按20天发工资。”在开药集团工作的李林(化名)向记者透露,以前开药集团这个厂区同时生产针剂和片剂产品,但从2019年5月前后,厂里针剂产品就暂停生产了,目前只开了一条片剂生产线,所以用不了那么多工人。

三人斗地主对于为什么会部分停产停工,李林表示,“应该是没钱买原料了,工人工资也不好支付。”

欠薪停工情况蔓延

三人斗地主“开药这边已经算不错了。虽然这几个月工资都迟发,但基本每月都能足额发放。”王明透露,“在河南鹿邑的辅仁药厂,还有宋河酒厂,都欠薪好几个月了。”

辅仁药业旗下共有两家子三人斗地主。王明所称的鹿邑药厂,即是除开药集团外,三人斗地主旗下另一子三人斗地主河南辅仁堂制药有限三人斗地主(下称“辅仁堂”),而河南省宋河酒业股份有限三人斗地主(下称“宋河酒业”)控股股东为辅仁集团。近段时间,在论坛贴吧上,辅仁堂、宋河酒业员工自曝被欠薪的消息层出不穷,发文均称欠薪情况已持续数月之久,且欠薪问题蔓延至北京、上海的辅仁集团子三人斗地主。

的确,辅仁集团旗下三人斗地主的欠薪情况不仅集中在河南地区。

“今年6月14日,辅仁集团旗下的北京弘道智慧中医技术有限三人斗地主(下称“弘道智慧”)已经正式停止运营,办公室都已被清理了。另外一家辅仁集团旗下的辅仁中医药港有限三人斗地主(下称“中医药港”)也停止运营了。两家企业虽然业务各自独立,但之前是在一起办公的。”曾在弘道智慧供职的刘洋(化名)告诉记者,截至“被离职”,自己整个2019年度的工资均未发放。从2018年12月起,三人斗地主已经断了公积金缴纳,而从2019年2月起,社保也停止缴纳了。

三人斗地主三人斗地主资料显示,弘道智慧成立于2017年9月,辅仁集团直接持股80%。官网称,三人斗地主致力于医疗大数据、人工智能中医技术和产品的研发。中医药港成立于2018年10月,由辅仁药业实控人朱文臣间接控股。据刘洋介绍,弘道智慧自创立后就一直处于产品设计研发阶段,还未等到产品上线,三人斗地主就宣告停止运营了。

另一名曾在弘道智慧供职的员工吴天(化名)对记者表示,因三人斗地主拖欠工资,自己今年3月就已离职。此后为讨薪,先后经历仲裁、签立调解书等程序未果后,又将调解书递交到北京海淀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目前法院和三人斗地主并未有进一步通知。

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弘道智慧已16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法院均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立案日期多集中于7月,最新立案时间显示为7月17日。

财报漏洞凸显

三人斗地主与控股股东旗下企业相继被曝欠薪的辅仁药业,此前被视为医药行业的“白马股”。

三人斗地主2016年到2018年,辅仁药业经调整后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0.13亿元、58亿元、63.17亿元;净利润3.49亿元、3.92亿元、8.89亿元。其中2018年,三人斗地主营收同比增长8.92%,净利润同比大增126.67%。

到了2019年一季度,三人斗地主业绩仍保持稳健增长。财报显示,期内营收达13.7亿元,同比增长1.02%;净利润2.15亿元,同比增长17.26%。截至3月31日,辅仁药业货币资金为18.16亿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30.33亿元,短期借款为25.29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为4.67亿元。

这样一家业绩稳健增长的企业,为何会出现停工欠薪困局?

三人斗地主“细看财报可以发现,其中不少数据表现违反常识,存财务造假嫌疑。”三川资本执行董事方烈向记者分析,2018年辅仁药业货币资金平均余额有近14亿元,但当年获得的利息收入只有约600万元,这样算来存款利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符合常识。

三人斗地主2016年至2018年,辅仁药业经营三人斗地主产生的现金净流累计高达21.6亿元,但实际上三人斗地主却出现资金紧缺、分红款不到位的现象,高额现金流数据真实性值得怀疑。一般而言,三人斗地主净利润和现金流差距不会特别大。表面看来,辅仁药业2016年到2018年累计净利润约16亿元,经营三人斗地主现金流超过20亿元,经营情况良好。但在现金流存疑的情况下,净利润数据也可能是人为刻意做高的。

方烈还指出,三人斗地主应收账款的周转天数,从2016年的五十多天,到2017年的83天,再到2018年的158天,出现快速增长。

“可以猜测,三人斗地主把产品卖给所谓的下游经销商,也就是大股东旗下的马甲。但由于大股东也没钱支付,所以就形成了三人斗地主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从2017年到2018年几乎翻倍的景象。”方烈称,按照2018年的周转天数,这家三人斗地主账款1年才轮转2次,这对于医药企业而言是非常不正常的。一般情况下,即使下游直接对接医院,顶多欠款也不会超过3个月,况且辅仁药业下游还多是针对经销商。

金通盛世投资有限三人斗地主创始人刘正涛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对辅仁药业的财务数据提出质疑。他表示,三人斗地主应收账款在2016年后暴增,到2018年已超过28亿元,说明三人斗地主产品严重滞销,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三人斗地主2015年后在建工程数据从2亿元飙升至8亿元。在产品本身就不好卖的情况下,企业持续进行盲目扩张的数据难免存疑。

“三人斗地主借用过桥资金增加表内数据已不是新玩法。在过桥资金支持下,企业账上可以突然多出数十亿资金,再一夜撤回,就给财务造假留下了可操作空间。”采访中,一位不愿具名的私募人士向记者表示,辅仁药业财报中的大额现金流或就是过桥资金。

短期借款高企

折射资金困局

采访中,不少分析人士均关注到了辅仁药业高企的短期借款财务数据,这也成为折射三人斗地主资金困局的核心点。

三人斗地主“衡量一个企业财务状况是否三人斗地主,非常重要的标准就是短期借款。短期借款占比资产量越大,就越不三人斗地主;短期借款占用时间越长,说明企业的内生压力越大。”刘正涛表示,从辅仁药业财报中可以看出,进入2016年,三人斗地主长年保持超过20亿元的短期借款规模,这意味着三人斗地主每年要支付的大额利息,甚至要吃掉三人斗地主全年净利润。一个现金流充沛的三人斗地主,为何需要如此大额的短期借款?这个问题需要深思。

方烈从另一角度分析,辅仁药业2018年利息支出超过1.8亿元,而短期借款近25亿元,利率较高,足见三人斗地主负债环境是恶化的。企业的资金情况,债权人最清楚。当资金情况恶化时,贷款利率都是上浮的。同时可以看到,辅仁药业财报银行财务费用明细里面,还有一项银行融资咨询费。当一家三人斗地主银行贷款逾期,或者信用评级较差,但尚可勉强支付利息,必须续借款保障资金链时,银行续贷就有收取融资咨询费的这一先决条件,以抵御风险。

上述私募人士也称,分析财报可以发现,真正业绩情况良好的三人斗地主,短期借款几乎为零。短期借款逐年大额上升的企业,只存在两种可能,一是借款还不起,需要借新还旧,二是产品销售出去难以收回资金。“短期借款利息通常较高,一般要六七个点,信用社更高,可达九个点。如果企业手上有充足现金,根本不需要高利借款。”该私募人士称,辅仁药业属于工业医药行业,日常经营并不会有那么多的资金支出。

一位熟悉辅仁药业的河南地区医药行业人士与记者交流时指出,近年来辅仁集团存在盲目扩张问题,资金杠杆较高,而三人斗地主和母三人斗地主之间资金拆借频繁,资金链存在较大隐患。

三人斗地主控股股东的资本运作术

三人斗地主“三人斗地主业绩表面看挺好,但被大股东拖累明显。大股东并未有实际业务,主要就是培育三人斗地主做资本运作。如果培育三人斗地主业绩好,就装入三人斗地主,获得高对价,大股东可从中套利。这样的操作近年来在资本市场很常见。”上述医药行业人士坦言,辅仁药业收购开药集团资产所支付的对价是否合理,目前业内也都持保留意见。“开药集团是个老厂,实际除了土地和医药批号外,并没有太多值钱的资产。”

三人斗地主的确,与三人斗地主资金拆借频繁的辅仁集团,持续着资本并购扩张之路。天眼查数据显示,辅仁集团目前对外投资三人斗地主达22家,而直接、间接合计控股企业达56家。

三人斗地主在2001年、2002年分别控股焦作怀庆堂制药厂、宋河酒业后,辅仁集团在2003年便整体收购改造开封制药厂,并在辅仁药业成功借壳上市后,持续谋划将开药集团资产并入三人斗地主。

三人斗地主其间,辅仁集团还与印度熙德隆集团在国内合资成立辅仁药业集团熙德隆肿瘤药品有限三人斗地主,开始专注抗肿瘤、抗病毒高端仿制药的探索。近年来,辅仁集团在郑州、北京、上海、美国四地成立研发机构,对外宣传研发人员超过1000人。

三人斗地主资产的不断扩增,也成为控股股东拆东墙补西墙的砝码。三人斗地主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宋河酒业被冻结的股权金额超过1.2亿元,旗下包括散酒在内的资产遭到质押,被担保的债权数额超16亿元。

实际上,早在2016年,辅仁集团的资本运作术就曾遭到实名举报。

举报人称,开药集团注入辅仁药业借壳交易一事,存在重大的财务造假行为。开药集团涉嫌虚增净资产17亿元,虚报利润14亿元,开药集团偷漏所得税10亿元,辅仁集团偷漏税至少20亿元。

原旗下融资平台爆雷

2018年的网贷(P2P)爆雷潮,曾牵扯多家A股三人斗地主。采访中有接近辅仁集团人士表示,企业逐步显露的资金困局,或也与一家爆雷的融资平台存在千丝万缕的关联。

2016年1月,由于斥资3.9亿元参与B轮融资,辅仁集团成为短融网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40%。

三人斗地主资料显示,短融网成立于2014年,隶属于久亿恒远(北京)三人斗地主有限三人斗地主(下称“久亿三人斗地主”),法定代表人为王坤。

2018年8月9日,久亿三人斗地主发生股权变更,原股东河南辅仁控股有限三人斗地主变更为上海民峰实业有限三人斗地主(下称“上海民峰”),辅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臣也退出高管名单。

仅一天后,短融网官网8月10日三人斗地主《优化还款规则的相关公告》,公告中正式宣布短融网打破刚兑,不再向出借人提供担保或者承诺保本保息。此后平台开始出现大量逾期,至今上述逾期资金仍未解决。

天眼查数据显示,上海民峰全资股东北京宏道通商投资有限三人斗地主(下称“宏道通商”)已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异常经营,列入日期为2019年6月27日。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朱文臣已退出短融网高管名单,但上海民峰与其或仍存在某种关联。

三人斗地主辅仁药业公告显示,上海民峰原董事刘秀云为朱文臣之妻。在辅仁集团退出短融网后,上海民峰也于2018年9月5日发生董事、法人变更显示,刘秀云退出上海民峰高管行列。

质押高企众股东减持

2019年6月至今,辅仁药业已连续12次公告披露控股股东股权被冻结的情况。

三人斗地主截至7月20日最新一份冻结公告显示,截至目前,辅仁集团与一致行动人北京克瑞特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合计持有三人斗地主股份3.07亿股,占三人斗地主总股本比例为48.94%。辅仁集团持有三人斗地主股份2.82亿股,占三人斗地主总股本比例为45.03%,目前已被全部冻结。

另外,辅仁集团和辅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臣,同时作为宋河酒业的实际控制人,其所持有的宋河股权也出现被冻结的情况。根据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8)沪0112民初19339号》,其持有宋河酒业的部分股权、其他投资权益数额等3446.996万元人民币也被冻结,期限为2019年1月10日至2022年1月9日。

三人斗地主2019年4月10日至今,辅仁药业股价跌幅超过40%。伴随股价下滑,三人斗地主股东也开启大规模减持。

辅仁药业3月9日曾公告,持股5.9%的股东万佳鑫旺拟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不超3697万股,占三人斗地主总股本的5.9%。此外三人斗地主4月22日公告显示,辅仁药业股东平嘉鑫元、津诚豫药及其一致行动人东土大唐、东土泰耀计划通过集合竞价方式减持。

三人斗地主7月20日,因为公告“爽约”分红,辅仁药业公告将继续停牌不超3个交易日。三人斗地主同时收到上交所闪电问询,要求说明在一季报货币资金期末余额18.16亿元的背景下,未能按期划转现金分红款项的具体原因,是否存在流动性困难等。此外,要求三人斗地主核实并说明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资金往来和担保情况,是否存在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等情况。

截至发稿,辅仁药业仍未对上述问题做出回复。三人斗地主财务的真实情况究竟几何,仍有待时间给出答案。

相关阅读

document.write ('